web-archive-net.com » NET » B » BLUECIRCUS.NET

Total: 271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jeph: 音謀筆記: 再見,萬國廣場
    Azim 可能是印度裔 與Tazix 華裔 作back to back 輪番上陣 放甜得要死的morning trance 這種音樂我們已經不太能聽了 要是整場都是這種音樂我們會受不了 就像是我們在早上一時興起在現場買來喝的提神飲料Red Bull 提振精神是有點作用 但甜得實在難以入口 天亮時 人潮離去一半 我們決定待到活動結束再離開 看著這個場地 想到我們第一次來這裡是2000年底的Slinky世界巡迴舞會 過去四年的日子裡 在這個龐大的場地渡過令人迷醉的美好夜晚 今後萬國廣場不再有瑞舞了 而我們的人生也將有變動 這場Grand Finale可能是我們在溫哥華的最後一場瑞舞 八點 Tazix以一首 Beautiful Things 作為萬國廣場的終曲 刺眼的陽光透過主廳的玻璃牆照射進來 現場大約還有數百名捨不得離開的舞客 滿地都塑膠水瓶 如同以往 迷炫美好的夜晚又像是一場夢過去了 再見 萬國廣場 再見 溫哥華的瑞舞場景 相關文章 即將參加的Kiss 2004 並憶起大樹下 2004年跨年舞會 即將參加的跨年舞會 戶外舞會 Apex Project 非法舞會 Fusion Dream 在火山下 Metallica 溫哥華演唱會現場報導 現場 電音 溫哥華 由 jeph 發表於 2004 04 27 03 42 AM 引用 0 引用 往日雲煙 2012 年 從Deetron Gui Boratto來台表演的一些聯想 迴響 那就回台灣看看瑞舞的場子啦 Posted by cat 發表於 2004 04 27 10 41 AM 八點 Tazix以一首 Beautiful Things 作為萬國廣場的終曲 刺眼的陽光透過主廳的玻璃牆照射進來 現場大約還有數百名捨不得離開的舞客 滿地都塑膠水瓶 如同以往 迷炫美好的夜晚又像是一場夢過去了 再見 萬國廣場 再見 溫哥華的瑞舞場景 阿阿阿真是讓人想哭阿 我此生再也無緣見到萬國日出的情景了 淚 Posted by 凱洛 發表於 2004 04 27 11 55 AM 昨天接到指示 囑我不可擅離工作崗位 而且說我心神不定 還得繼續修心 這樣的心情 看到此文那是更有感觸了 我想這整晚應該都是那種 我記得自己曾經快樂過 的雰圍吧 嗚呼 Posted by 工頭 發表於 2004 04 27 01 28 PM 那幕 刺眼的陽光透過主廳的玻璃牆照射進來 現場大約還有數百名捨不得離開的舞客 真是華麗又淒涼 然後工頭還被說修心修得不夠 更淒涼了 Posted by 凱爾 發表於 2004 04 27 08 04 PM cat 台灣還有瑞舞嗎 應該不多了 只剩少數幾家音樂還有點格的club 工頭 凱洛 凱爾 老實說 也沒那麼淒涼啦 因為每一次離開都有此感概 只是 呃 這回是最後一次感概 Posted by jeph 發表於 2004 04 28 07 57 AM 今早上班又來這裡逛逛 讀到 過去四年的日子裡 在這個龐大的場地 渡過令人迷醉的美好夜晚 不自覺鼻酸了起來 也想寫寫我心中的萬國廣場啊 如果得空 Posted by 工頭 發表於 2004 04 28 09 44 AM 台灣沒有瑞舞了 說到瑞舞 那天從MOS聽到tiesto 回家後想寫一篇來談一下台灣 我畢業後 這一年半來的變化 然後 忙著忙著 就忘了 不過想也知道我會寫什麼 就心神領會好了 哈哈 Posted by hussard 發表於 2004 04 28 10 38 PM 說到這 雖然沒rave了 但大型舞廳卻興盛起來 最近這場不錯 2004 05 07 Friday Pete Tong Dave Seaman Phil K LUXY 一個狂歡夜晚 兩個頂尖廠牌 三個國際DJ LUXY為台北帶來接軌世界的派對體驗 Posted by satie 發表於 2004 04 28 11 35 PM 我也來說一句 露露和Jeph可能聽過我家凱洛對MOS的惡評 不過上上週末第二次去 感覺其實有找一些回來 如果不是我那天真的很累很累的話 MOS還是可以去去的 Posted by 工頭 發表於 2004 04 29 10 29 AM mos 倒是 satie要去那個場啊 Posted by 凱洛 發表於 2004 04 30 12 33 PM 5 7那個是在luxy啊 七百元可以聽到三個很讚的dj 超划算 當然 我個人是比較喜歡mos那個場地 廁所夠多又比較乾淨 在某些位子聽 音響調校還不錯 舞池地板是木頭的 跳起來很爽 但mos的階級感也比較重就是了 唉 到哪都要有錢是真的 Posted by satie 發表於 2004 05 1 01 12 PM 哦哦哦 700元就可以聽到pete tong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event/eiee.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jeph: 音謀筆記: 即將參加的Kiss 2004(並憶起大樹下)

    (No additional info available in detailed archive for this subpage)
    Original URL path: /archives/event/ckiss_2004ieaee.php (2016-04-23)


  • jeph: 音謀筆記: 暗藏生機的「地下社會」-一個PUB的體察
    也是Only的大學社團同學 則是當兵完想找一個自己喜歡的工作而加入了 然而改裝後一群人開讀書會並要求音樂放小聲的景象不復出現 以前的同僚性的聚會也越來越少了 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生面孔以及台北所謂的地下樂圈的新朋友們 以前的音樂比較是背景般的 雖然不錯 但沒有rock pub的功能 現在則是以DJ音樂為主 比較像西方的music pub 比較開放 Only說 受以前Roxy的影響我自己很想開個pub 所以當我去英國唸書 我的朋友宗明問我可否將CD 唱片借放 我一口就答應了 DJ之一的東東說 由於他曾經在水晶工作 並且也一路從60年代的音樂聽下來 加上DJ阿溪 也曾在水晶工作 DJ子傑 在EMI工作 和宗明的多方音樂聆聽 地下社會的音樂播放更多元大膽 這裡的音樂收集雖比不上Roxy多 但顧客與音樂的互動好像比較近一點 店長菲菲如是說 這裡像磁鐵般的吸引不同的人群 骨肉皮的阿峰告訴我的同時正和金剛猜著播放中的音樂是不是Heuy Lewis and the什麼的 這裡什麼音樂類型都放 indie pop rock soul funk hip hop drums n bass 高凌峰 葛蘭 只是不放鐵達尼號之類 老闆如是說 據說曾有一位 live DJ 到此吹噓他在club的鐘點有多高多高 並當下看了DJ台的配備批評 這的音響像是家用的 隨後點了Cellion Dion的歌 讓宗明頓時後腦多了八道爪痕 哭笑不得 PUB public house 作為一種公共場域 有其不同的面貌 像Vibe則是兼顧live house 和dance club兩者 優點是兩掛人可以混在一塊兒 愛聽團的人也有機會解放一下肢體 而讓clubbers也來接受本土的搖滾樂 Roxy Plus則是類似我在英國最多見的pub樣 喝酒聊天 hanging out 而Roxy 和 地下社會 則是rock music pub類型 這些地方不僅可以聽到電台不可能放的音樂 也是交換音樂資訊的地方 好的音樂流程 不但使人進入音樂的歷史經驗世界中 也能助長聊天的氛圍 如同大家常說的 音樂不同其他大多的商品 因為我們不僅消費它 更是可以不斷的談論它 你可能和朋友談論音樂中的吉他或是編曲的屌 也可能回到你以前聽到這首熟悉的音樂的當下人事物景象 這些正是音樂聆聽的共眾分享性 也是pub存在的社會交往好處 曾在多處pub工作過的吧台大雄告訴我 現在的 地下社會 比較讓人覺得easy 週末雖然人很多很吵雜 但很warm 正是這種在都市隔離的冷酷中我喜歡它的溫暖及公眾性 然而pub在台灣其實還有一個功能沒有被善加利用 那就是唱片公司的音樂知訊告知管道 如果說我在英國看到的live house是音樂工業不可忽略的才藝池 talent pool 發覺新的有潛力的樂團 而一般的pub則是人們生活中不可缺的社交活動 我所在的小城只有五萬人 卻有50間這類的pub 光是校園就有7間之多 台北的一些pub則可以扮演音樂傳媒的功能 魔岩唱片曾在 地下社會 舉辦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的座談及音樂欣賞會是一個好例子 當天的人數雖然比不上現在國外藝人來台宣傳的上百人 但通常五六十人都是媒體及朋友 但也有六七十人 這是一次音樂愛好者的聚會 不管是嚴肅的評論或是對Nick Cave的音樂影響 或者只是欣賞他的MTV 以及本土樂團骨肉皮and friends和救火隊當天的快樂演出 令在場的所有人非常投入 這種場景除了近十年前的Wax Club聚會外 幾乎不復出現 當然也不會被音樂工業重視 這樣的活動在pub 短期來看雖可能對CD銷售量沒有幫助 沒有媒體會報導 長期而言 不但是建立唱片公司與特定樂迷的溝通管道 也可擴展另類傳媒 在音樂商品流通越是依賴商業機制 越是迷信主流宣傳模式和管道 但卻始終無法掌握的同時 pub其實是一個不錯的點 因為至少我們知道聽眾在那裡以及他們的音樂喜好 這樣說來 其實pub有很多面的社會交往性的 而在地下室也不表示那麼格格不入的 如果你可以擺脫 pub beer chatting 釣馬子 凱子的成見的話 建議你下次到師大路時走下去 地下社會 看看 相關文章 為台北抹上些許的蜜糖 Brown Sugar 台北的另類舞吧 水泥森林裡的藍色音符 Blue Note 女巫店 獨立樂團的展演場所 台北樂吧教父 文人咖啡館 3 18 我在JR Cafe 2 一夜DJ 90年代 台北音樂場景 樂吧 由 jeph 發表於 2000 05 5 02 04 PM 引用 0 引用 往日雲煙 2010 年 音謀論 Podcast 第九輯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90_taipei_scene/pub.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jeph: 音謀筆記: 為台北抹上些許的蜜糖 Brown Sugar
    然而六年的時間在台北已是不算短的時間 當年台北pub的全盛期 TU算是趕搭上了最後的班車風潮 六年後 pub如骨牌般一家家關門 只有一些靠著自身豐富經驗的pub存活下來 其他所剩存的pub也都是抱持著強烈的理想才能熬過來 如今 就像其他台北市僅存的餐廳兼pub TU及Brown Sugar也都逐漸闖出了名氣與字號 在音樂上 TU偏節奏藍調與靈魂樂 Brown Sugar則走純爵士現場表演的路線 但也由於這幾年 不論是爵士唱片市場還是聽爵士音樂會的人口都逐漸在增加之中 這對現有幾個走純爵士的地方是有著明顯地幫助 關於這點 莊先生談到目前國內爵士樂的環境與生存之道 Brown Sugar仍是走standard jazz為主 每週除了四個團輪流做切換表演外 客人也可以隨自己的喜好 固定到場聆賞自己喜愛的樂風與樂團 不過台灣走創作的樂手較少 大多演奏別人的作品 因此得看樂手自己的sense是否夠強 畢竟多年經營TU的經驗 累積了豐富的經營概念 面對普遍大眾不同的喜好 Brown Sugar設計了一套符合消費者生活型態的節目單 每週除了週一沒有現場表演之外 其餘每晚皆有不同的節目設計 如週二與週日是屬於較一般性的爵士樂 週三與週五提供紐奧良爵士 而週四與週六的節目則以拉丁爵士為主 如此細心設計 完全考量了特定消費者的生活型態與喜好 更使得Brown Sugar的節目風格顯得多樣且富有變化 也更懂得如何掌握不同客人的喜好而調整餐廳的音樂風格 得以在經濟低靡的消費市場中持續經營且普遍獲得好評 也因此在台灣一般大眾尚不太瞭解爵士的情況下 Brown Sugar還做出如此的嘗試 莊先生也解釋道 當初由於TU引進一些紐奧良的樂手表演 一些Dixieland的東西 結果在當時一炮而紅 讓大家也瞭解到原來爵士不是那麼生硬的東西 而且一些在台灣的外國樂手的表演也有許多令人肯定的水準 而這便讓台灣的爵士市場逐漸的打開 你看以從目前唱片行銷售的數據來看 便可看出台灣的爵士市場已逐漸成長嘛 而這幾年 幾乎每家pub都以爵士為訴求 所以爵士歌手的唱腔很重要 感覺很重要 即興感也很重要 樂手的水準對於以爵士樂為主題的Brown Sugar而言 是很關鍵的問題 莊先生不否認Brown Sugar目前的樂手以外國人居多 透過走訪美國若干藍調爵士大城的音樂節之際 尋求取得合作的機會 音樂之技巧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樂手本身的經驗與觀念 本土樂手有很多人有不錯的技巧 但是經驗稍差了點 莊先生對於本土與外國樂手作了以上的評析 但是對於國內的一些玩爵士的樂師 莊先生也覺得他們在觀念及技巧上仍必須要突破保守的想法及觀念 有些比較老資格的樂師總以為他們是在做場子 一旦請他們來表演後 就不能請他走路 好像我是開除了他們一樣 但是我的目的只是希望讓這裡有更多樣的音樂選擇性 同時藉著國外樂手來台表演的經驗 可以互相切磋交流嘛 像我們這裡的一位鋼琴師 看過幾次外國樂手的表演後 整個的觀念及技巧好很多啊 也正因為如此 Brown Sugar也願意提供若干時段給予年輕樂手一個公開表演的場所 讓他們可以累積足夠的演出經驗 此外在消費者的層面上 Brown Sugar與TU所吸引的消費者不全然是同一批人 Brown Sugar的消費群大部分以中產階級的上班族為主 所以會有一些人的年紀是比較大的 畢竟 餐廳和pub的經營方式是不同的 對警察的差別也很大 莊先生幽默的說 餐廳的消費者較為單純 不會受到警察太多的 關照 在族群特性上也有很大的差別 Brown Sugar族群偏向喜好音樂玩音響的上班族 甚至還有老先生哩 好比說瑞伯颱風天Brown Sugar會休業 但在TU會大爆滿 你相信嗎 對於Brown Sugar目前經營及場地的狀況 莊先生眼神中似乎還透露出更多的野心 對於被詢問到如果同性質的餐廳出現 他也抱持著樂觀與良性循環的態度來看 事實上 國內不管玩什麼樣音樂的樂手缺乏公開表演場地的問題 早已被討論許多年了 對於整個文化結構而言 放眼其他國際大都會 定期的音樂活動不僅提高市民的生活水準 也更加正面地鼓勵了國內音樂文化的發展 樂迷經由單向的在家聆賞音樂到走出室外去聽一場有著現場熱力的演唱會是會刺激與提升整體文化的成長 過去幾年還曾經舉辦過幾位爵士大師的演奏會 像Ray Charles B King Parliament等 但似乎也已好久沒再看到一場好的爵士表演了 我們希望透過音樂的交流 將帶領Brown Sugar走進國際性場地 莊先生以充滿期許的語氣說道Brown Sugar的遠景 或許在政府尚未對民間音樂活動提出一個可行方案以前 Brown Sugar願意引領風潮 提供爵士愛樂者一個現場聆賞的環境 姑且不管Brown Sugar是否將來真如同紐約的Blue Note或是Village Vanguard那般地重要 至少 隨著從機場拿回來的台北市觀光地圖導覽中 Brown Sugar已經在台北市的記憶版圖裡 塗上一抹如蜜糖般地味道 回 秘密基地 目錄 相關文章 暗藏生機的 地下社會 一個PUB的體察 台北的另類舞吧 水泥森林裡的藍色音符 Blue Note 女巫店 獨立樂團的展演場所 台北樂吧教父 文人咖啡館 3 18 我在JR Cafe 2 一夜DJ 90年代 台北音樂場景 樂吧 由 jeph 發表於 2000 05 5 04 43 PM 引用 0 引用 往日雲煙 2010 年 音謀論 Podcast 第九輯 Databass訪談 2008 年 親切的金子與討厭的松子 燕子歸來尋舊巢 汀州路上 2006 年 兩個網誌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90_taipei_scene/caeaeecec_brown.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jeph: 音謀筆記: 台北的另類舞吧
    至今依舊維持著獨樹一幟的音樂風格 至今仍是台北另類舞曲的重鎮 90年代初 另類音樂剛剛萌芽 即使知道播放吵死人的工業舞曲和另類搖滾可能會造成清場的效果 Spin的DJ仍放膽挑戰舞客的品味 早期曾在Spin任職的DJ llen回憶到一次有趣的經驗 Nirvana的經典名曲 Smell Like Teen Spirit 第一次在台灣公開場合出現 或許就是DJ llen在Spin播放的 我只是覺得這首歌可以跳舞 就放出來 結果大家都坐在旁邊看 沒人跳得動 可是我第二次放同一首歌 大家一哄而上 興奮的不得了 怎麼回事 後來我才知道 原來這首歌剛剛爬上美國單曲排行冠軍 Spin的DJ們對音樂有著敏銳的嗅覺 英美音樂最新音樂風潮 Spin都能立刻反映 讓客人聽到最燙手的音樂 由於台灣廣播電台保守的態度 樂迷很難從電台節目聽到流行排行榜之外的歌曲 走在時代前鋒的Spin 對樂迷來說 不但是跳舞的場所 還是認識英美音樂潮流的地方 目前也在擔任Spin DJ 的樂評人林哲儀 93年左右 他還是玫瑰唱片的店員 當時我接觸音樂的範圍還沒那麼廣 但是Spin加速了我聽音樂的腳步 我在Spin聽到喜歡的東西 就會去找DJ問 而且還有記下來 後來DJ llen Fish被我煩到最後都認識了 現在還有不少樂迷抱著求學的心態到Spin跳舞兼聽音樂 為了讓口味不同的客人都有機會聽到自己喜歡的歌曲 Spin要求DJ每隔半小時就要變換音樂類型 除了另類 電子舞曲外 即使國語 粵語歌 像張震嶽 Beyond 楊乃文 的歌曲 只要DJ認為是不俗氣的重節奏歌曲 而且現場氣氛不錯 偶爾也會穿插播放 重新定義 舞曲 的範圍 live 位於和平東路及羅斯福路交叉口的 live 平常播放的舞曲與一般舞廳並無差別 但經營概念上卻是台北舞廳中最積極的 97年7月開幕當天 live即邀請到號稱世界第一名的DJ Paul Oakenfold來台 緊接著又於10月請來倫敦著名舞廳Ministry of Sound的DJ 不但讓台灣的DJ和舞迷見識到大師的風采 也讓 live在國際間打響了名聲 現在如Paul Oakefold Sven Vath Ken Iishi Paul Van Dyk等國際級DJ至亞洲迴巡演出時 live是他們在台灣唯一信任的舞場 除了Lady s Night Gay Party 扮裝舞會等固定活動 與其他單位合作舉辦的現場演唱也是 live的一大特色 不像一般舞場上的翻唱樂團 live堅持上台的樂團必需是創作樂團 甚至不拒絕沒有名氣的地下樂團 live並不滿足於將自己定位為一個跳舞的地方 就像倫敦的Ministry of Sound一樣 Live還希望能夠成為一個舞曲品牌 不但培養出自己的舞者 饒舌歌者和DJ 將來還有推出舞曲CD的計劃 別人不做的 我們來做 這是 Live對自己期許 從台北舞廳開始大量出現 至今十多年 仍未對唱片市場產生刺激的效果 無論是主流還是非主流 舞曲創作的專輯依舊少之又少 live的經營者試圖推動本土舞曲創作的想法 對台北舞曲場景的形成 不啻是一個正面積極的態度 teXound 96年之前 台灣舞廳還不太能接受沒有人聲演唱的電子舞曲 僅有少數外國人和追求時尚的創意工作者能夠享受其中的樂趣 而台北專門播放電子舞曲的舞廳 也只有Underworld Edge Queens幾家 自從電影 猜火車 上映後 其中由Underworld樂團所做的配樂 Born Slippy 成為舞廳熱門歌曲 從此電子舞曲開始打入各個階層人士 但Edge和Queens因為一直有客人使用藥物的傳聞 在警察頻頻臨檢下結束營業 teXound可能是目前台北唯一專門播放電子舞曲的舞廳 teXound 於 99年開幕 從店名 招牌所採用的字體和舞廳燈光音響設計 還有經驗豐富的DJ 無一不忠實呈現出電子舞曲特有的未來感 其實電子舞曲本身的迷離虛幻的音效 時而沈重地衝擊身體 時而飄渺如仙樂 極簡風格式的反覆 加上現場糾纏的幾何形霓虹燈 舞客只要保持一份開放的心 就能在震天響音樂中感受到飄飄欲仙的快感 回 秘密基地 目錄 相關文章 暗藏生機的 地下社會 一個PUB的體察 為台北抹上些許的蜜糖 Brown Sugar 水泥森林裡的藍色音符 Blue Note 女巫店 獨立樂團的展演場所 台北樂吧教父 文人咖啡館 3 18 我在JR Cafe 2 一夜DJ 90年代 電音 台北音樂場景 樂吧 由 jeph 發表於 2000 05 5 03 33 PM 引用 0 引用 往日雲煙 2010 年 音謀論 Podcast 第九輯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90_taipei_scene/cee_2.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jeph: 音謀筆記: 水泥森林裡的藍色音符 Blue Note
    也開始接觸正統的爵士樂 退伍後 蔡爸進入台北交響樂團工作兩年 後來又離開古典音樂界 74年 美軍停止來台渡假 爵士樂在台灣的發展受到一定程度的打擊 當時剛結婚的蔡爸與他的牽手 剛好在公館附近開設了Blue Note 銜接上這段青黃不接的時節 延續台灣爵士樂的命脈 在這二十多年中 蔡爸一直秉持推廣正統爵士樂的經營理念 不止是提供一個爵士氛圍 還希望能夠讓客人了解什麼是真正的爵士樂 早期愛好的爵士樂的年輕朋友 無緣至昂貴的俱樂部欣賞爵士樂演出 Blue Note以Pub的形式經營 平民消費讓學生階級的樂迷也有能力看到高水準的爵士表演 Blue Note的客人 台大的學生最多 蔡爸說 我希望讓Blue Note成為一個很自由的環境 盡量提供好的音樂給顧客讓他們去欣賞研究 現在台灣幾位著名的爵士樂評者 都曾是Blue Note的座上客 爵士樂界有一個規矩 樂手在巡迴演出時 若當地有一家叫 Blue Note 的酒館 就一定要登門拜訪 來台北演出的國際級爵士大師 都會依傳統至Blue Note拜訪 同時上台即興演出 比起堂皇的國父紀念堂或是國家音樂廳 Blue Note自由的氣氛 反而讓他們更能即興發揮 在輕鬆之中玩出真正的爵士精神 目前固定在Blue Note演出的樂團多是由愛好爵士的業餘樂手 以及曾留學美國音樂學院的學生所組成 他們的演奏技巧絕對不輸職業老樂師 蔡爸要求樂手完全投入自由即興的演奏 不需要討好客人的胃口 但是樂手熟練的演出總是能得觀眾熱烈的掌聲 若是你運氣好 有時會看到一位老先生上台吹薩克斯風 和年輕的樂手一塊兒即興演出 這位年近八十的菲律賓藉老先生叫班 瑞克 60年代就在美軍俱樂表演 欣賞他的表演 才能真正體會到為什麼爵士是可以信奉一輩子的生活方式 每逢有樂團的演出時 Blue Note總是高朋滿座 熱鬧無比 不過你也可以挑個人少時間來Blue Note 點瓶啤酒 挑個靠窗的安靜角落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90_taipei_scene/eceeec_blue_not.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jeph: 音謀筆記: 女巫店
    是在98年初Vibe開張之後 夾子 亂彈 廢五金 瓢蟲 濁水溪公社 花生隊長 自女巫店的演出表消失 轉而出現在Vibe 就像彭郁晶一直提到 調性 如何match的問題 不可否認 搖滾樂多少都有點男性沙文的成份 這些搖滾樂團和他們的樂迷出現在強調女性議題的女巫店 以外人的眼光看來 兩邊都有點委屈自己 樂團必須壓低自己的音量 店方也要將就 有點沙文 的樂迷 我學到一點 你要什麼樣的客人 就只要鎖定那樣的客人 其他的不要多想 你可以決定客人 而客人可以決定這家店的風格 乘著搖滾樂團移至Vibe演出 彭郁晶開始慢慢增加符合自己要求的演出者 Vibe場地大 對那些樂團來講比較適合 我覺得滿好 而且我也可以去發掘其他人來演唱 一些剛起步的 還沒有涉入這個圈圈很深的 一些比較弱勢的表演者 我會優先考慮女性或是弱勢族群創作者 像客家人和原住民 如陳珊妮 莊祖宜 Nicole 陳永淘 謝宇威 觀子音樂坑 原音社 等藝人及樂團 與Vibe的演出名單幾乎沒有重疊之處 雖然對 創作 有同樣執著的要求 女巫店不再是搖滾樂團的天下 或者說 搖不搖滾並非女巫店的首要考量 在這方面 女巫店的理念完全迥異於台北曾出現過強調 地下 創作 邊緣 的Live Pub 以往這些Pub 人 狗 螞蟻 Scum Boogie B Side 呈現出來的是陽剛威猛的搖滾氣質 即使在西方社會Pub本來就是個men s club的場合 女性樂手及樂迷多半處於附屬的地位 為了點綴男性而存在 相較之下 女巫店著重的是陰性的價值觀 這也是女巫店店面設定的主題 有很多女生出來玩只是為了輕鬆一下 很多開到很晚的場所都是為男性設計的 我希望能夠提供女性一個輕鬆的環境 比較適合女性的空間 這是我一開始的出發點 場地限制了女巫店的演出形式和觀眾人數 但是彭郁晶卻巧妙地將缺點轉化為特色 Unplugged演出無法以喧囂取勝 不但對樂手演奏技巧是一項考驗 與觀眾互動的能力更相形重要 樂手要盡力讓自己和音樂成為主角 否則就無異於台上無心唱歌台下隨便聊天的民歌西餐廳 影響氣氛的東西有很多 有時候人多不一定比較熱鬧 人少也不一定會覺得冷 觀眾的投入程度 要看樂手對這個場子的企圖心 像戶外演唱經驗豐富的觀子音樂坑就非常注重觀眾的反應 在那段與Scum合作的期間 彭郁晶慢慢清楚了女巫店未來的方向 也懂得如何要求樂手 每個團演出一定時間後 你可以看出他們的屬性 到底能不能match這個地方的調調 我希望能看到表演者的進步 他們沒有將創作展現出來的話 就會請他們先休息一陣子 創作是必需持續的東西 如果他們沒有進步 對樂迷也無法交代 這是態度問題 你從他們演出就可以察覺他們對創作和演出的看法是如何 彭郁晶認為自己對樂手的要求是很苛的 我覺得你給了一個場地並不一定就是給樂手一個助力 有演出場地對樂手不一定是好事 若不在創作上精進 過於沈迷觀眾掌聲 場子只會讓演出者有一個公開墮落的機會 這只是讓他們不再前進 談到對台灣音樂環境的看法 那不是我能回答的 這個問題對彭郁晶顯然是太大了 我只能提供一個場所 你有作品 你需要演出 你需要有動力 而我儘量讓這個場地更好一點 讓樂手的演出和創作有更好的方向 相襯於之前她不斷提到的 如何把 調性 調整到一致 樂手和音樂 場地和觀眾 大家都在學習調整自己 等到四方面的頻率都對了 就能夠順勢激盪出一個充滿生命力的場景 這不意味著某一方面要犧牲掉什麼 而是對自己條件的充分認知和充分發揮 就像女巫店在重重的限制中走出自己的方向 女巫的魔棒一揮 將牢籠變成為承載音樂的翅膀 回 秘密基地 目錄 相關文章 台北樂吧教父 暗藏生機的 地下社會 一個PUB的體察 為台北抹上些許的蜜糖 Brown Sugar 台北的另類舞吧 水泥森林裡的藍色音符 Blue Note 獨立樂團的展演場所 文人咖啡館 3 18 我在JR Cafe 2 一夜DJ 90年代 訪談 台北音樂場景 樂吧 由 jeph 發表於 2000 05 5 03 05 PM 引用 0 引用 往日雲煙 2010 年 音謀論 Podcast 第九輯 Databass訪談 2008 年 親切的金子與討厭的松子 燕子歸來尋舊巢 汀州路上 2006 年 兩個網誌 網摘網站的典型 越來越複雜的現代生活 2005 年 新增照片於Flickr 迴響 Hello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90_taipei_scene/post.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jeph: 音謀筆記: 獨立樂團的展演場所
    Child of Mine Anarchy in UK Enter Sandman 等等經典搖滾歌曲 觀眾瘋狂的 可能不是台上的So What Nice Vice Pigs n Ratts 等樂團 而是他們模彷的Metallica Megadeth Guns n Roses 伍佰和骨肉皮都曾嘗試在人狗螞蟻演唱創作曲 結果觀眾鴉雀無聲毫無反應 最後只要是這個兩個團的場 觀眾都僅剩下小貓三兩隻 因此老闆頻頻暗示樂團們不要演唱創作曲 93年一場車禍 奪去So What團員陳秦喜及張志彊的性命 94年一場大火又將人狗螞蟻和老闆一同毀滅 兩場悲劇之後 台北獨立樂團的翻唱時代正式落幕 甜蜜蜜 台灣渥克 人狗螞蟻同時期 還有另外一個更加地下的樂團展演場所 地點還是跑不出羅斯福路 甜蜜蜜 位於耕莘文教院後面小巷中 這家小酒館是由老闆吳中煒發揮撿破爛精神搞起來的 幾個玻璃糖罐 破舊的學校課堂木桌和腳踏風琴 令人想起童年的天真時光 經常出入甜蜜蜜的客人 多半是帶點左派精神的前衛藝術 劇場 影像和音樂工作者 這裡的音樂演出者 如零與聲解放組織 濁水溪公社 王福瑞 Jobi Kobi 很早就開始認真思考創作這回事 雖然樂器演奏技術一直都不怎麼樣 但演奏技術也不是他們關心的事 95年 台灣渥克劇團頂下結束營業的甜蜜蜜 改名為 台灣渥克 客源和演出節目延續甜蜜蜜 台灣渥克開幕期間 曾與民眾音樂研究團體 另翼岸譜 主要成員包括 破報 的編輯及持約撰稿 張釗維 張育章 蔣慧仙 鄭清文 舉辦了為期一個月的 自己搞歌 活動 演唱會結束後 還在張釗維開的小酒館 久久酒一次 舉行研討會 這次活動演出者有 431劇團 的沈懷一 阿亮 以及阿福 觀子音樂坑 Nicole 無聊男子團結組織 等 從甜蜜蜜 自己搞歌 這條線發展下來的獨立樂團 主要是結合本土搖滾 噪音和表演藝術的團體 基本上 他們和人狗螞蟻那一邊的樂團 不同掛 有趣的是 台灣頭三個發表DIY CD 的先鋒 零與聲解放組織 沈懷一 阿福 都是從 甜蜜蜜 這一掛出來的 Scum 與Wooden Top 人狗螞蟻並列為早期台北獨立樂團發源地的 搖滾陣地 原來是個兼賣唱片和盜版搖滾錄影帶的店 曾經短暫地成為現場演唱的場地 樂團陣容與人狗螞蟻相同 不過搖滾陣地開開關關 並沒有維持很久 骨肉皮的主唱阿峰當時是搖滾陣地的演出樂手之一 他早己不耐於Wooden Top 人狗螞蟻以翻唱屌歌引以為傲的怪現象 但是當他對朋友提出樂團應該朝創作努力的意見時 大家都認為這是對的 可是沒人幹 阿峰說 因為我們不是老闆 沒有約束力 94年 位於羅斯福路的第一代Scum開幕了 這回阿峰是老闆 他定的遊戲規則是 所有登台的樂團 起碼要有一首自己的創作曲 至於之前在人狗螞蟻 唱創作曲是票房毒藥 的情形 也因常在人狗螞蟻演唱的刺客推出一張成功的專輯而化解 觀眾開始對創作樂團感興趣 這段時間演出的樂團除了阿峰自己的骨肉皮 還包括刺客 直覺 紅色指甲油 翻唱曲和創作曲交雜著唱 樂風則以Metal Grunge Punk Rock為主 Boogie 當時刺客發表了兩張專輯 樂團漸漸步上巔峰 因為團員對音樂事業有不同的看法 95年後團員各奔東西 而團長韋韋則開了Boogie B Side Scum 台灣渥客都帶點髒 帶點頹廢 音響品質也不甚講究 Boogie的風格則完全不同 我開pub的想法和阿峰不一樣 我比較在意音響器材好不好 店乾不乾淨 韋韋說 我要求上台的團一定要事先做sound check 大家都很願意配合 演出的感覺也不錯 Boogie的節目安排也與眾不同 我採取一種open stage方法 誰想上去唱 誰就可以上 台上器材都有 上台唱的人喝酒免費 會自已上台唱的老外比較多 但是台灣人就不太敢上台 後來就沒人上台唱了 很多時候是我和熟人上台jam Boogie的感覺像是有點貴氣的嬉皮 店門口的小庭院佈置得古典雅緻 一進門襲面而來卻是震耳欲聾的搖滾樂 韋韋說 後來有人告訴我 Boogie給人的感覺太乾淨了 後Scum時代的Live Pub 第一代Scum的經營在票房上沒什麼問題 最大的問題來自於警察 警察開罰單的名目主要有 一 擾鄰 二 違反商業登記 一個月要交的罰款差不多十多萬元 眼看違規營業的罰單快把賺的錢蝕光 95年3月 阿峰收了羅斯福路的店 改於中山北路開了第二代Scum 但是地段不佳 只開了一個月又搬到通化街 無論怎麼搬 罰單都跟著跑 阿峰為了大夥的音樂事業賠了一台賓士 另一個關店的原因 樂團沒有成長 阿峰說 沒有多少團把音樂當作志業 只想當成是年輕時美好的回憶 可是我有什麼義務要完成你美好的回憶 96年底 Scum正式結束 而同時期出現的Boogie B Side也在這一年關門 台北獨立樂團的嚴冬正式來臨 97年起 女巫店暫時接收了來自Scum的樂團 但是女巫店的場地限制 無法容納當時台北數十組樂團 而且也不是所的樂團都能與店家的風格配合 將就的情形一直到 97年底 由B Side化身的Vibe開幕才有所進展 98 99兩年是台北樂團最重要的時刻 除了Vibe 女巫店 還出現了地下社會 兩個接納獨立樂團演出的場所 另一方面 唱片公司也開始注意到樂團的市場 紛紛至Live Pub挖掘未來之星 這幾年間 主流唱片市場上有糯米團 亂彈 五月天 脫拉庫 的專輯 濁水溪公社 瓢蟲 閃靈 1976 也以半自助或全自助的方式發表的作品 所謂 半自助 是錄音製作自己來 發行則交由唱片公司 全自助 是錄音 製作 發行全部一手包 甚至還有像閃靈樂團 乾脆自己開一個公司來發表自己的作品 從演唱會和發片的熱絡程度可以看得出 表演場地的存在 的確激發出樂團的創作潛力 但是獨立樂團走上台面的時代終於來臨了嗎 有些環境結構上的問題仍然存在 金字塔的中間仍是空的 實幹文化成員之一的林志堅認為 像女巫店 地下社會 樂團面對的頂多五十多個觀眾 到了Vibe 再多也只有五百人 走出了這裡 你要到哪 下一步可能就像五月天必須在體育場面對上萬名觀眾 台北目前還沒有一個介於二者之間的固定展演場所能夠接受獨立樂團 不會像Vibe那麼地下 也不至於馬上面對普羅大眾 比擬到唱片市場 地下樂團自助發片 可能有一千張左右的市場 一進入主流唱片公司 馬上就必須將目標設定在數十萬張 而僅一兩萬張即可滿足的中間市場 至今仍沒有多少生存空間 從這裡看來 台灣獨立樂團仍有好長的一段要走 註 由攝影家潘小俠所開設的 已於 99年12月結束營業 Try this 呼吸 荳荳紀念專輯 這張是早期獨立樂團最具代表性的選輯 無論音樂內容還是錄音品質 都非常值得仔細聆賞 曾經在Wooden Top及人狗螞蟻駐唱的樂團 為紀念 93年車禍喪生的樂手陳秦喜 綽號荳荳 和張志疆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90_taipei_scene/ccc.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