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archive-net.com » NET » B » BLUECIRCUS.NET

Total: 271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jeph: 音謀筆記: 迷幻爵士-基因改造恐龍的誕生
    倒也未必 因為他不多久之後就以Acid Jazz為名創立唱片廠牌 發行選輯唱片 推廣他 發明 的迷幻爵士 之後Peterson又在1990年成立了Talkin Loud 在他敏銳眼光下 這兩家唱片廠牌發掘了好幾支名噪一時的迷幻爵士樂團 如Galliano Incognito Jamiroquai 以及曾來台演出的Courtney Pine 有人認為 Gilles Peterson發明迷幻爵士 的說法不盡公平 因為靈魂爵士舞曲早就存在已久 不是什麼新東西 在Peterson之前就有許多DJ在舞場中播放類似的音樂 但他們是用另一個古怪的標籤稱呼這種舞曲 叫 珍稀舞勁 rare groove 這個名詞是另一段故事 簡單地說 英國一直有不少死硬樂迷 專事蒐集美國一些小獨立唱片公司發行的冷門靈魂爵士唱片 珍稀舞勁 就是指這些罕見的老靈魂爵士舞曲 起初迷幻爵士只能指稱一些老樂團作的歌曲 有趣的是 這個標籤在九 年代初獲得音樂刊物的認同 迷幻爵士開始有了自己的生命 媒體開始認真地使用這個名詞 愈來愈多新樂手被稱作迷幻爵士 過於認真的樂迷從被貼上這個標籤的新樂團中歸納分析出迷幻爵士的定義 節奏上比較接近放克 打擊樂偏向拉丁風格 速度約在每分鐘88拍至116拍之間 其實這些鎖碎的定義都只是在說明可以用來跳舞的靈魂 爵士 放克樂會是什麼樣子 更正確地說 他們只是在詮譯Peterson的品味 迷幻爵士定義唯一和六七 年代靈魂爵士舞曲不同的地方是使用了取樣器 sampler 以及刮唱片和饒舌等黑人嘻哈 hip hop 的技巧 因為這兩種東西都是到八 年代末才開始普及 喜歡融合新類型的爵士及舞曲樂手在音樂創作中採用取樣器和嘻哈的成份倒也不值得奇怪 如今迷幻爵士已不再是一個令人感興趣的標籤 連目前已成為英國BBC電台當紅DJ的Gilles Peterson 自己都很少提這個字眼 但不可否認 在Peterson的品味與英國迷幻浩室風潮的化學作用之下 的確讓一種已沒落舞曲類型和老樂手 如Pharaoh Sanders Roy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music/post_29.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jeph: 音謀筆記: 走過溫哥華工業場景
    Key事後回憶 他是看在Schroeder那股強烈的熱情份上才教他使用電子節奏機 後來在Skinny Puppy錄音室工作的Jeff Stoddard更驚爆內幕 在Skinny Puppy演唱會中 Schroeder的合成器沒有插電 只是做做樣子 雖然缺乏現場演奏的能力 Schroeder渴望創作的雄雄烈火卻不輸其他人 他發現自己在這個樂團影響有限 於是決定退出 把自己的名字改為Bill Leeb 在1987年與Michael Balchem 合組了另一支重要的工業團 Front Line Assembly 簡稱FLA 在Skinny Puppy這邊 有鋼琴底子的Dwayne Goettel取代了Schroeder的位置 這支樂團的成員至此底定 而FLA的人事則是在1990年Michael Balchem退出 Rhys Fulber加入後正式確定 兩組人馬在彼此競爭又彼此砥礪的情形下成長進步 1990年出現的Will可說是溫哥華工業搖滾的新生代 主要團員包括John McRae Christ Peterson Rhys Fulber和Jeff Stoddard 在FLA的提攜下 Will發表了令人驚豔的首張專輯 後來Will的團員都被吸收進Skinny Puppy和FLA之中 Skinny Puppy FLA和Will的共同特色是使用到大量冰冷的電子節奏和聲響 但Skinny Puppy的樂風十分黑暗與暴力 而FLA則顯得較為華麗 含有大量古典音樂成份的Will比較接近FLA 但Will的衍生團體Decree卻比 Skinny Puppy還暴力兇猛 90年代的北美工業樂團是以錄音室技術為創作的表現重點 合作形式不像傳統搖滾樂團吉他手是吉他手 鼓手是鼓手 主唱是主唱 等等地各司其職 他們創作音樂的方法不是 一個團 而是 一個計劃 project 一個計劃由一至三個主要人物為首 再加上其他臨時找來的樂手共同打磨完成一個作品 或者說是 一個創作概念 在專輯或單曲發表時 創作者只有兩三個人掛名 但背後實際上可能有數十位樂手參與 團 是封閉團體 計劃 卻是開放的團體 好處是樂手可以有更大的團體創作彈性 在這種情形下 計劃 的名字也不像 團 那樣 必須從一而終 Skinny Puppy團員的衍生計劃有Tear Garden Download Cyberaktif FLA團員的衍生計劃有Noise Unit Intermix Delerium 雖然有人質疑這些名目繁多的衍生計劃只是撈錢的技倆 但不可否認 若沒有旺盛的創作力量 也不可能產生這麼多的計劃 要談溫哥華的工業場景 不可能避過藥物的問題 藥物造就了Skinny Puppy與FLA兩大陣營驚人的創作能量 但藥物也在後來毀了這個場景 1995年8月 Dwayne Goettel海洛因過量死於家中 Skinny Puppy的團員在此之前即開始有些糾紛 Goettel死後 Skinny Puppy更是形同解散 FLA的作品也差不多從這個時候開始走下坡 只是不斷地重覆自己的過去 至此 溫哥華的工業場景可以說完全消失了 不過FLA的衍生計劃Delerium卻在1999年意外地異軍突起 重新受到注意 這主要是因為Delerium 的1997年專輯中 由加拿大女歌手Sarah McLachlan主唱的曲子 Silence 重新混音版本成為1999年的經典trance舞曲 再版登上專輯排行榜 2000年的專輯也獲市場與樂評的肯定 雖然Delerium的專輯並不含任何舞曲的成份 但無疑地 容易入耳的曲風 溫和的ambient 民族樂 柔美的客座女主唱 也是Delerium出了近十張專輯後突然鹹魚翻身的主因 只不過 在聆聽Delerium老練又悅耳的歌曲時 想到Bill Leeb Rhys Fulber這兩位曾經憤怒的工業青年 如今成為名利雙收的紅牌製作人 世事無常 十年的光陰 讓許多事情變得十足地諷刺 註 除了FLA Delerium和Skinny Puppy之外 以上提到的樂團及衍生計劃都不容易在唱片行裡找到 下面的兩個網站可以下載到部份作品的mp3 www fla cz 點選左邊 song www delerium com 點選下方的 media 若下載回來的檔案副檔名是 mid 直接改為 mp3 即可 若副檔名名為 ra 則需要安裝RealPlayer 相關文章 再見 萬國廣場 即將參加的Kiss 2004 並憶起大樹下 2004年跨年舞會 即將參加的跨年舞會 戶外舞會 Apex Project 非法舞會 Fusion Dream Jeff Stoddard 的十年工業之路 電音 溫哥華 由 jeph 發表於 2001 11 3 07 42 AM 引用 0 引用 往日雲煙 2006 年 關於 MIT 這篇老文重貼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music/post_28.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jeph: 音謀筆記: 我們希望成為台灣的Beatles!-五月天訪談
    當其他學生團努力地以喧囂的音樂語言呈現自己時 五月天卻以穩紮穩打的方式經營自己的風格 Beatles 紅螞蟻 伍佰都曾是他們學習的對象 當初我們在小pub駐唱的時候 雖然也有唱自己的東西 要撐三個小時還是得唱別人的歌 不過都我們都會去改編原曲 如果是照唱 別人的編曲是別人的style 如果去改編原曲 才會變成是我們可以掌握 如果說我們和其他學生團有什麼不太一樣的地方 原因大概就在這裡 不止是學彈奏技巧 在改編原曲的過程中 我們也學到了編曲的方法 那對我們創作和想法上幫助滿大的 另一個讓五月天超越學生樂團的因素 是他們參與唱片製作的豐富經驗 除了在合輯 初試啼聲即一鳴驚人的 隨後又在 中包辦大部份詞曲 編曲 演奏等製作工作 幾乎可以將 視為五月天的專輯 五月天對音樂創作積極的態度吸引了主流唱片公司的注意 在轉投入滾石集團後 他們的下一步也開始令人好奇起來 他們會不會被唱片公司修整成另一副模樣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們進入主流公司 就會去拉攏某些東西 在第一張專輯中 這就是目的之一 我們不否認 所以選的歌會是比較明亮 比較易懂的東西 在大家既定印象中的band sound 是像張震獄 伍佰 吉他要很重很前面 鼓要有很有力 高音要很亮 低音要很沈 可是我覺得如果你要讓別人知道搖滾是什麼 我們選的路是朝 Beatles那種復古的方向去走 我們花比較多的精神在編曲上 去找不一樣的東西 我們追求的是比較舊 比較老 但是不會造成聽覺壓力的sound 有些人可能會認為我們是跟流行妥協 實際上 我們是在跟流行溝通 跟大眾溝通 而不是妥協 五月天的團員表示 事實上 唱片公司並沒有對他們的創作施加任何壓力 反倒提供了一個練團室和簡單的錄音設備 讓他們在唱片製作上盡情發揮 我們一直在找做這張專輯的方式 因為一張專輯有很沈重的錄音室經費的壓力 在有限時間內趕出一首歌 對我們或樂迷都不是好事 因為鼓是很重要的部份 所以決定鼓在加拿大錄 其他的就在我們的練團室用簡單的錄音器材錄製 我們的製作人完全是以旁觀者的角度 除了專業技術上的協助之外 對音樂的建議就是鼓勵我們去試 在自己的練團室錄音可以做很多聲音的實驗 像麥克風要放什麼位置才可以錄出比較好的聲音 可以自己找時間慢慢調整 錄音試驗的過程其實都在繞圈圈 浪費很多時間才知道走不通 但製作人還滿願意陪我們浪費時間 其實這張專輯都是我們自己錄音 包括人聲 弦樂 樂器 音質也許沒有盡善盡美 但在我們自己想做的東西上 都能想辦法去完成 也就是說五月天這張專輯所呈現的面貌 十之八九是由他們自己控制 雖然唱片公司方面沒有多加限制 五月天對 市場 卻有了不同的感受 大公司和小公司的差別是 你所面對的一個是小眾 一個是大眾 我們自己處在這個環境才體會到市場是多麼沈重 多麼難以挑戰 以前是覺得很容易 歌好聽就好 進入滾石公司才發覺這個市場不是我們能對抗的 所以我們自己會有調整 來自樂迷期望的壓力是也有的 但那不是我們第一張專輯就要解決的問題 而在專輯內容上 我們也注意到五月天處理國語及台語歌曲有著不同的態度 以台語填詞的歌就是比國語的生動有活力 我想是寫歌的時候 出發點就不一樣 這個問題當然是由創作主力 阿信 來回答 國語就是以我們自己出發 所以會有點文謅謅 想要去塑造某種氣質 人都是希望自己有氣質 寫台語歌的時候 會假設我是某種年輕人 就好比Beatles的 在這張專輯裡 他們假裝自己不是Beatles 而是一個叫 胡椒軍曹與寂莫芳心俱樂部 的樂團 這樣的概念滿讓我著迷的 如果你是另外一個人 你的心智狀態會是怎麼樣 台語的部份就是模擬那樣的狀態寫出 所以結果跟使用國語很不一樣 團員編曲味道就自然跟著不同 如果你聽了國語再聽台語 好像是聽了另一張CD一樣 會覺得不是同一團作出來的 我們也花了很多腦筋在曲目編排上 有些比較清楚的創作人會把這兩部份有意識的分開 像伍佰 我們也希望自己的態度是很清楚的 在訪談的過程中 Beatles 這個名字一直不斷出現 五月天毫不掩飾對Beatles的傾心 這在本地年輕的樂團中相當少見 最後問到五月天未來的計劃 居然也是帶著Beatles的浪漫 我們希望能成為台灣的Beatles 這當然是癡人夢話 但是我們是希望自己像Beatles一樣 從簡單可愛的音樂開始 在台灣找到能跟我們一起進入奇幻旅行的人 然後帶大家上黃色潛水艇 把我們最好的作品都呈現出來後 就消失 這是最酷結局 其實之前聽了他們的demo 我們對五月天抱持著有點不諒解的態度 但在訪問結束後 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雖然進了主流唱片公司 五月天還是五月天 這群可愛的大男孩仍在用心地玩音樂 或許他們未來果真能開創出自己天地吧 我們由衷地期待著 相關文章 女巫店 台北樂吧教父 DJ llen與Jeph對談紀錄 回首刺客話當年 袁聖韋訪談錄 乘著床 流浪在海上 張四十三訪談 與濁水溪公社一席過於嚴肅的訪談 聲音與時代 系列座談開放報名 音謀論 Podcast 第九輯 Databass訪談 訪談 台北音樂場景 由 jeph 發表於 1999 06 21 07 32 AM 引用 0 引用 往日雲煙 2005 年 韓國地獄味噌拉麵 2003 年 Future Crew 迴響 不知現在的您感覺如何呢 Posted by wade 發表於 2006 05 16 03 32 AM 我的感覺啊 單就音樂來說 呃 五月天現在唱什麼我沒特別注意耶 就五月天的存在意義來說 至少讓台灣媒體與樂迷對 台灣樂團 能成功到什麼地步有了不同的想像 Posted by jeph 發表於 2006 05 20 10 51 PM 但他們重就還是被市場與金錢所左右了 變的太過商業化 與初衷完全不同 Posted by Bestir 發表於 2008 04 8 08 47 AM 我倒認為現在和當初的初衷並沒甚麼不同 Beatles本來就是一個商業團體 我相信五月天的團員在Paul McCartney的年紀時 在華語搖滾樂壇還是有很高的地位 PS 最近創作的台語歌 出頭天 仍然有那種感覺 Posted by 皿 發表於 2008 06 3 01 16 PM 我觉得五月天在和他们同龄的人心里 有一种偶像吧 我不怎么会形容 但就好像我老爸老跟我说他那个年代流行的Boney M Carpenters ABBA等 乐团往往能比较代表一个时代 因为它们都是以那个时代的主题来写歌 也就是我喜欢五月天的原因 我20岁 希望有个乐团能像五月天一样出现 用音乐表达我们这代的人的梦想 Meanwhile 我也只能继续听五月天了 Posted by 挺 發表於 2009 05 21 07 18 PM 總覺得音樂這東西本質跟商業是兩回事 不過他們包裝的確是流行跟商業的 但是歌曲的意義 應該比這更重要一點 看完採訪 在對照最近一張專輯 還有其他有印象的訪問 我最得 至少在篇採訪所得的結論與概念 跟現在還是一樣的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music/beatles.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jeph: 音謀筆記: 乘著床,流浪在海上 -張四十三訪談
    強烈的影像感和拼貼的手法是這張個人專輯的最大特色 你對音樂的創作是基於什麼樣理念進行的呢 張 我錄音的觀念是在搞綠色和平電台的時候學的 所以我比較在行的是剪接 那時候的台呼 廣告都是我剪的 說實在 我不懂音樂 小時候都沒有機會去接觸音樂 都是憑好玩 我對音樂的思考都是從 影像 出發 因為我是學電影的 完全從影像出發 我把曲編好 再叫別人來錄 告訴他是什麼味道 然後我就會用一些影像化的名詞 像 比較飄渺 我不會用音樂的符號去跟樂手溝通 我在音樂裡面的角色是編劇 然後樂器是男主角女主角 樂手是導演 依他們的方式去彈 彈出來什麼就是什麼 就是這樣的編曲模式 因為我這張的主題真的是內分泌失調的東西 只是要呈現一個畫面跟感覺而己 若是想在裡面聽到精采的樂器演奏可能會失望一點 因為我在這方面要求的比較低 問 你在做這張專輯的時候 腦海裡應該有一個畫面吧 那個畫面是什麼 張 我的畫面是一個海洋 上面有一個流浪的床 我個人的生活情緒 反射到對台灣的感覺 真的是一張流浪的床 沒有方向 每個人都很飄渺 隨時都想找一個地方靠岸 但是他又在床上睡覺 在床上做愛 他所有慾望的東西都在上面 這是我原來的設定 比較嚴肅 不像最後作出來的結果這麼戲謔 問 專輯中列名的樂手有數十位之多 可說是破了台灣非主流樂手的大集合 你是以什麼想法安排樂手提供的素材 張 樂手是以前做 ㄞ國歌曲 時認識的朋友 都是免費贊助 差不多有二十幾位 我跟他們講 來打免錢的 國家需要你 要不要來 錄完後 我問他們 這樣好玩嗎 有時他們說不上來 有時覺得很好玩 有時會問 這樣就可以了嗎 他們以為是要重覆錄好幾遍的 可是我就是要這種感覺 有些製作人在圈子裡混的很熟 像說這首歌要作雷鬼就一定要找雷鬼打的最好的 我不會用這種思考模式去做音樂 那沒有什麼意義 我就是用現有的人際資源 像貝斯 我打電話給拖拉庫的貝斯手 你有空嗎 沒空就找五月天的貝斯手 因為我也不是為了他的味道去找他的 我要顛覆你以前彈的形式 樂手彈完也不知道最後會是什麼樣子 像 肉慾家族 我請四分衛的吉他手虎蠅來彈 可是最後他的東西我用到另一首歌去了 笑 問 專輯中另一個特色是使用了大量的歌仔戲曲牌 不可不謂是一項創舉 為什麼會想加入歌仔戲的素材呢 張 這跟我的成長環境有關 小時候很愛聽收音機 還有在做電台的時候 認識一些搞本土藝術的人 從他們那邊想到很多東西 像歌仔戲我就很有感覺 但我沒有辦從原本的東西去發揚 所以就取一段一段來作實驗 我不曉得結果會怎麼樣 也不像用這個當作音樂特色 只是覺得很對味 問 對你音樂創作影響最深的樂手是誰 張 崔健 所以 革命將取得最後光榮的勝利 這首歌聽起來很像崔健的 投機份子 因為錄的時候 我要鼓手打 投機份子 的感覺 結果就打出那種樣子 吉他手來也是照幹 完成後我一聽 天啊 太像了 後來我再把台灣鄉下的那種很聳的薩克斯風和歌仔戲調加進去 這首歌是十年前寫的 初期創作音樂總是會受人影響很大 這也是成長的過程 所以也沒有逃避 就保留了下來 另外還有像羅大佑 沒有西洋的歌手 朋友是有介紹 但我不太會聽 沒有感覺 反倒是像水晶那套 來自臺灣底層的聲音 聽起來很有感覺 問 另一個讓我們感興趣的是角頭唱片特殊大包裝 當初怎麼會想採用這種奇特的包裝 張 角頭開始在經營的時候 我抓不太住方向 那跟電台是不同的媒體 不同的產業 慢慢經營後 我就想 好 我不跟你主流唱片公司玩 因為我永遠玩不贏你 沒辦法玩得比你漂亮 他們太有錢了 我就跳脫 但不會脫節 我來做 音樂雜誌 因為我很喜歡看雜誌 像 人間 雜誌 我把所有的過期 人間 都買齊了 這種包裝就是來自這種概念 角頭唱片都有標期數 你可能到第五期才看到 若你以雜誌的心態來看待 或許會想把之前的幾期都買齊 我想一期一期做下去 到做不下去為止 目前計劃最少每兩個月出一期 裡面附劃撥單 而且可以訂閱一年 除了原住民和樂團的題材 我將還想以 店 做為報導主題 好此說女巫店和地下社會 我們覺得這個店有趣 去採訪她 然後附一張裡面歌手的現場錄音CD 以雜誌為主 但目前為止還是以CD 為主 未來計劃把雜誌的成份增加 問 角頭音樂雖然成立不久 但發行的唱片可以看出一些滿鮮明的路線了 像同志 原往民和地下樂團 角頭音樂的經營理念是什麼 張 台灣做唱片就是反應很快 情緒太淺 可是我覺得可以從音樂出發 延伸到一個人的思想 一個地方的風土 和整個地域關係 我想二十一世紀是心靈的世紀 現在是要講求文明的時候 政府應該從原住民開始關懷弱勢族群 讓台灣社會各族群能夠得到公平的待遇 這才能讓台灣跨出第三世界 走向文明 這也是為什麼角頭要做同志音樂 我們就是用音樂的方式 讓大家來探討這個弱勢族群 問 ㄈㄨˇㄇㄨㄛ 這張合輯的製作 好像有一些波折 發行後也引起滿大的爭議 張 在企劃的時候 我請了一位同志來做統籌 因為我們不了解同志的生活和思考模式 怕講錯話傷害他們 所以用 撫摸 是表示我輕輕地去撫摸你 去探觸你的感覺 就像一個陌生的東西 你每天都會看到他 但是害怕他 你要去接觸他是用什麼心情 是 撫摸 的心情 但是 撫摸 太聳動了 所以用注音 ㄈㄨˇㄇㄨㄛ 表現 那位統籌也是有點矛盾的 因為他是做同志運動 但是音樂出版是不一樣的事 你不能把運動的思想整個搬到唱片裡面 他做得很累 我們還請同志來成立了企劃組去思考要怎麼做 可是他們都沒有經驗 都憑空想像 有時候根本是做不到的 最後還是我們自己做 我們之間有點不太信任 沒有辦法 這是第一次 其實 撫摸 是滿成功的 各大媒體都在報導 賣了八千多張 現在己經缺貨了 我們都嚇一跳 當初設想五六千張就很高興了 第二張同志音樂 擁抱 就完全由我來對外 然後第三張 我們己經收到數量相當多的試聽帶 這是我在同志雜誌上徵求來的 問 ㄞ國歌曲 也是用這種徵件的方式嗎 張 倒不完全是 樂團是之前就有熟的 一個請一個 也沒太多過濾 我們是小公司 不能要求太多 從一個想法和意見出發去作這個東西 大家能配合就好 沒想太多 其實後來發現 做音樂想法太多對我們來說是一種阻礙 尤其是合約 所以角頭跟每位樂手都不簽約 我們合約上是寫 若違約下輩子是狗 也不罰錢 若真的有事 五佰萬你拿得出來嗎 我們跟同志也是簽這樣子 這是互信 若真的有事就算了 計較什麼呢 所以接下來作角頭音樂的時候 就很容易進行 我們不簽約 依你的想法現階段配合 你把作品拿到別家公司去 他們可能不懂得欣賞 但我們不會否定你的作品 為什麼樂團還蓬勃不起來 並不是音樂不好 而是唱片公司不會企劃 現在企劃的頭頭都是以前作偶像的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music/post_25.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jeph: 音謀筆記: 與濁水溪公社一席過於嚴肅的訪談
    其實之前都一直有在玩 左派 前幾年柏利覺得舞曲那麼紅 開始對器材有點研究 去找了一堆有的沒的 我們想用這些器材來做 但是打破一些舞曲的方式 Q 聽起來也沒非常像舞曲 但就是有電的感覺 柏利 若真的像舞曲那就完蛋了 小柯 別這麼說 我還在想那天真的來作舞曲 柏利 不要啦 柏樟 這張專輯材料很多 如果只有吉他貝斯跟鼓不夠 錄的時候就說加什麼加什麼 就加啊 Q 這張專輯花了多少時間製作 七嘴八舌 錄了三個月 1997年 七 八 九 十 四個月 隔年 1998 二月還在做後製 零零碎碎真正是錄了四個月 Q 是誰製作 柏利 我們自已 Q 本來不是XX影視簽下來的嗎 小柯 還說要發 但大概是電影賣不好 柏利 當初跟XX影視簽的 錄音版權是他們的 但是關係中止 變成製作成本全部轉到我身上來 所以我們就是製作 錄音過程中也沒有任何外人來錄音室開個門看你們在幹嘛 完全沒人理 小柯 我們想那時候他們就已經不想發了 Q 但是應該玩得滿高興的吧 都沒人干涉 小柯 滿累的 租錄音室 要找到便宜的時段 都要三更半夜 所以大家都在半夜 白天比較貴 大家很累 Q 製作花了多少呢 柏利 成本 大概四十萬左右 Q 跟閃靈差不多 柏利 私下說 我覺得閃靈很難聽 笑 可能我們不是玩這個的 小柯 其實任何音樂我們都不排斥 但我們最討厭一種東西 就是有一種人 有一種團 深深以這種音樂自傲 然後很持著 死硬派 基本教義派 就像我們常聽到 搖滾不死 我們聽到都倒彈十步 講那種屁話 左派 搞了一輩子 國外雜誌也不會把他們登出去 Q 你們在音樂形式上沒有太大的執著 小柯 不會啊 什麼都可以拿來參考 拿來用用玩玩 小到小調 大到古典音樂 任一種都可以拿來聽聽看 不是在那邊 搖滾不死 Heavy Metal 不死 很奇怪 Metal 還分好幾種 太可怕了 Q 台灣樂團在錄音室經驗很少 你們是如何在錄音室經營出一首曲子 左派 每首都不一樣 看狀況 進錄音室 之前都有很多討論 一遍一遍的討論 有些歌比較複雜的 就把鼓打好 再舖吉他 再來貝斯 很累 Q 聽說有些現場經驗較豐富的團是jam出來的 左派 我們不是靠jam的團 根本jam不出來 小柯 我實在無法想像一首歌可以jam出來 左派 我們現場表演才是jam出來的 人家jam歌 我們jam戲 我們現場樂器表現有限 Q 回頭看前一張 肛門樂慾期作品輯 有何感想 柏利 不要提那張 踏出錄音室第一步就開始在搖頭 笑 小柯 這張就整體來看 可能在品質上 是第一次嘛 就某種層面來看 這張己經是達成先鋒的任務了 對我們來講 也是有很大意義的 因為其他團也沒有這種機會 有這樣的機會 才會有再接下來的機會 Q 那對新專輯是非常滿意了 柏利 至少在錄音上面 我們手上有的器材的排列組合 應該是有做到我們想要的樣子 這是滿重要的 在一般狀況下 是不太容易做到這點 我自已對歌本身 但也不是百分之百 小柯 已經達到了我們的基本要求 但總是每次聽每次都又覺得再怎麼樣比較好 雖然沒有百分之百 但也有八十分 Q 有試圖傳達什麼訊息給聽者嗎 小柯 我們不是大家坐下來討論要作什麼概念專輯 那是很吐血的 要表達什麼 也是有啦 像我們做歌或表演 我們技術很爛 目的是鼓舞青少年高中同學踴躍組團 以前是這樣啦 但現在是 不是鼓舞大家組團 是 讓大家看我們表演 聽到我們的歌 行為有點改變 給他們生活一點激盪 不要太老實 笑 也不是要為非做歹 是視野要不一樣 台客精神之一是隨波逐流 Q 我覺得社會批評性還是很強大 但沒有像你們之前在大學時的作品那麼天真和憤怒 現在愈來愈戲謔 比較是反諷和黑色幽默的手法 左派 那是當兵之後 生活很 ㄚ ㄗㄚ 水準越來越低 很多事不能改變 Q 為什麼喜樂喜會幫你們發這張 柏利 這要感謝林哲儀 他聽過唱片 他是滿關鍵的人物 小柯 這張前年就作完了 後來被壓著 去年才跟喜樂音接觸 這張是百分之百自已製作 一年多沒發 心力憔悴 柏利 那次就是在這 2 31 cafe 碰到林哲儀 就給他聽了一下 這事情就做下去了 Q 對這張的期望 柏利 最怕最怕是沒反應 不管是地下也好 反應不管是罵也好 或討論也無所謂 若有討論 那就是成績還不錯 Q 在這近十年的成團過程中 有沒有發現樂迷的改變 左派 以前這些pub標榜搖滾 放些西洋音樂 去的都是專門聽這個的 比較少誤打誤撞進來的 現來的什麼人都有 年輕人想要接解的更多 他們 可能不懂 但還是要聽聽看 柏樟 我覺得來聽濁水溪的 大多數都是來暴動的 濁水溪建立樂迷很久 現在的群眾比較愛玩 不只是來聽音樂的 小柯 以前都希望有一場表演是前面都是拒馬 完全是一場暴動 現在不太可能有這種情形 但還是希望大家一起來鬧 我們是遇強則強 遇弱則弱 大家不鬧就根本不想表演 而且愈唱愈爛 唱到第二首都不知道在唱什麼 亂唱 若是觀眾配合一起來鬧 我們表演會愈來愈好 Q 作錄音室作品也會有這種希望撩起暴動的企圖嗎 柏利 像有些歌在現場是成立的 是沒辦法帶到錄音室的 小柯 也有相反的 我們有些歌只有在錄音室作 現場不能唱 有些是現場可以 錄音室不能錄 我們有時候也會作些 有水準 的慢歌 有和弦外音的 作這種歌最基本的想法是多樣性 不要讓大家以為濁水溪都只會亂搞而已 也要作有點 藝術家氣息 的歌 但這樣歌絕不能在現場唱 會破壞氣氛 別人會罵你 詛咒你 我們會臉紅 現場都是唱快歌 那些 專輯中的慢歌 都是為了政策上的理由所作的 不是有感而發 不是生活上的認真態度 沒有啦 不好意思貌 Q 可是我覺聽起來挺誠懇的 柏利 為了平衡整張專輯 十幾首歌 從頭聽到尾 要有情緒轉折 小柯 不想讓大家把我們定位在一個樂風上面 龐客什麼的 以前報章雜誌提到我們都是破壞啊 覺得我們跟音樂沒關係 那是現場才這樣 而現在是想讓CD上有點變化 即使在慢歌 抒情歌 我們濁水溪還是比你們 一般流行歌曲 要好 Q 有人說你們的音樂沒有內容 只是一些意識型態 你們自已覺得呢 左派 我覺得我們是最沒有意識型態的 像XX和XX才有很重的意識型態 我們已經是最沒有意識型態的 最隨和了 小柯 真的啊 我們討論的東西是滿廣的 但不會想要去主張什麼是最好的 去鼓吹某一種想法 柏利 有啦 台客 啦 笑 小柯 對對 台客 這要支持一下 Q 那就純粹一個概念來講 你們覺得 音樂 是什麼樣的東西 左派 其實我們搞的也不只是音樂 我們的音樂程度本來就很爛 平常在談有關音樂的東西也不多 只是碰巧藉著這個方式 作一些歌 小柯 就音樂能力來講 我們四個人真的很爛 柏利 只有一個人例外 指任柏樟 唯一看得懂譜的 笑 比那兩個彈吉他的還快找到Do在哪裡 左派 吉他貝斯都會 柏樟 沒那回事 Q 那些電子器材都是誰來搞定的 左派 我和柏利 Q 是你專業上的關係 左派 專業上能摸的不多 都是我自己有興趣去弄 也沒什麼好講的 Q 為什麼你們現場吉他的聲音都好像只有clean tone 小柯 最重要是大家都懶得帶效果器啦 都覺得很重 之前還乖乖帶 我有一顆綠色的什麼metal 本來固定都放在我的袋子裡面 後來都覺得很重 剛開始還會給它串聯一下 後來發現根本沒有觀眾care你什麼時候踩效果器 尤其像我們這種團 觀眾來就是要鬧事的 管你有沒有帶效果器 也不管你在唱什麼 我們去聽別的團 像骨肉皮 還會想他的歌詞內容有什麼哲學意味啊 還跟他們要歌詞 我們這種團 笑 亂喊的 誰管你 柏利 就算我們歌詞寫的再好 在現場的狀況 完全被忽略 小柯 我們的觀眾是完全不領情的 不吃這套的 他們大部份都是期待我們演行動劇 鬧啊 摔東西 像我們把 ㄍㄟ ㄒㄧ 拿出來 觀眾就全都集中過來 跟你一起砸 重點是在這裡 Q 但是錄音室的重點就不是這裡了 柏利 錄音室是另外一回事 像我可以把所有東西全部都加進來 有很多的可能 很多現場不能做的 錄音室都能做 有些人覺得錄音室不能做成現場做不出來的 他覺那是過渡架構 會顯得不夠真誠 可是對我們來說 並沒有這種道德問題 錄音室就是有一堆玩具讓你玩 小柯 心態上的問題嘛 平常表演只是臨時測驗 真正要出專輯就是非常正式 像期末考 聯考這種大考 當然要全力以赴 心態上就是這樣 柏利 在心理上 進錄音室對我們來說是非常嚴重的的事 左派 做現場像是去遠足 小柯 明天要做現場 大家就去準備道具 準備道具比去練團還重要 柏利 上場前一分鐘再抓第一首歌到底是那一個和弦 小柯 然後歌序寫一寫 大家傳閱一下 就開始唱了 柏樟 可是沒有用 柏利 還是都忘光了 小柯 可是忘光沒關係啊 上場把 ㄍㄟ ㄒㄧ 擺出來 觀眾就很high了 什麼籃球 茶葉蛋 他們就很高興啦 Q 什麼時候你們開始以錄音室的角度思考自已的曲子 左派 一直以來 我們想像中的音樂 就是錄音室的樣子 現場沒辦法 Q 那前一張錄音室作品 肛門樂慾期作品輯 應該是沒發揮出來了 左派 那張只錄了兩個禮拜 我們沒經驗 然後製作人有一半是在唬我們 Q 牛年春天吶喊 那張現場錄音呢 一致 那張不好 柏利 那張實在不應該出現 柏樟 可是很多歌情緒很好啊 那裡面有些歌的口白 你知道有多少人在背那些口白 真的有人在背 談到這 大家興緻愈來愈好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music/post_24.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jeph: 音謀筆記: Metallica 溫哥華演唱會現場報導
    重新來過 不過市場及樂評反應也是很令人意外 Load 反倒讓Metallica爬上另一次音樂事業的巔峰 也許是潮流就是改變了 九 年代末重金屬的風格已經與八 年代截然不同 在服裝風格上 現在美國的重金屬已不再流行長髮飄逸馬靴皮衣銅環鐵扣的打扮 除了Metallica剃了一頭被嘲笑為貴賓狗似地的髮型 另一個例子是死亡金屬名團Sepultura 他們音樂依然火力十足 服裝造型卻越來越像是一個搞黑人Hip Hop舞曲的樂團 這在八 年代是完全無法想像的事 不過也有像Kiss這種老重金屬團 最近再度披掛上陣 重拾七 年代的花枝招展的華麗服裝 不知glam rock式打扮會不會在九 年代末復興 雖然Metallica的改變遭受到死硬金屬迷的唾罵 這場演唱會還是吸引了不少穿著 Ride the Lighting T恤 不時喊著 唱點他X的舊歌吧 的老樂迷 但大多數的觀眾並不計較新歌舊歌 他們對每一首曲子抱以同樣熱烈的回應 觀眾的回應不是拍拍手而已 其實根本沒有人拍手 樂迷們都是用狂喊尖叫和高舉雙手比一個 I love you 的手勢 豎起拇指 食指 小指 來向樂手致意 Nothing Else Matters 之類慢一點的曲子 全場觀眾都起聲和應 甚至 One 的吉他前奏都有人跟著哼 而其他的瘋狂舉動像Stagediving 隨著節奏甩頭蹦跳 朝天上扔東西 等 也是少不了的 有人扔了一支鞋子上台 Hetfield開玩笑 剛才有人扔了一支鞋上來 我們很感謝你 但我們比較需要的是一些胸罩 於是下一首開唱就有兩付胸罩扔上台 許多在舞台前的樂迷玩得精疲力歇 中途從人群中擠出來 一副汗流夾背全身虛脫的模樣 也有樂迷硬擠進人群裡 更正確地說 他們是 撞 進去的 有人手上夾著一根煙 煙頭朝前 不讓還不行 在演唱會進行一半時 Metallica送給樂迷一個意外的演出 首先是三位樂手退下台 只剩 Newsted在台上秀一手貝斯獨奏 玩了一陣子 其他樂手不知不覺地一個接一個回到台上 等到四個人都到齊了 他們用不插電的方式翻唱hardcore punk團體Misfits的曲子 Last Caress 連Ulrich打的都是四件式的小型鼓組 聽來居然有點鄉村搖滾的味道 Hetfield又開起玩笑 詢問觀眾是否願意 Metallica變得像現在這樣如此親切可人 在部份樂迷強烈的反對聲中 Metallica又插上了電 Sad But True 強力的破音吉他再度轟炸雷鳥體育場 去年Metallica世界巡迴演唱時 發生這樣的災難 擴大器突然短路噴出火花 數層樓高的喇叭垮下來 Hetfield Hammett Newsted嚇得把吉他扛在頭上逃命 Ulrich把鼓棒一扔就趕緊繞跑 然後全場停電 看似驚人的意外 其實是事先排練好的節目 觀眾目瞪口呆之餘 卻又興奮莫名 這次北美巡迴沒有這麼壯觀的招式 不過在唱 Fuel 時 舞台前噴出兩層樓高的火焰也是夠看的了 末尾的安可曲 Enter Sandman 一開唱舞台後方就施放滿天煙火 照亮了天空 樂迷的興奮情緒達到最高點 不但甩頭揮手 觀眾跟唱的聲音甚至比Metallica還響亮 曲畢 樂手退下台 無論樂迷再熱情的安可都不再現身 於是這一萬七千名觀眾便像一窩巢穴被揭起來的螞蟻 慢慢向體育場的出口散去 結束這溫哥華夏日最吵鬧的一夜 回到台灣後 馬上又傳來Metallica要出新專輯的消息 這則消息正好說明了演唱會中為什麼會突然冒出 Misfits的 Last Caress 這張於11月23日發行的雙專輯 Garage Inc 都是翻唱曲 第一張是全新灌製的曲子 第二張則收錄一些b side和 87年EP Garage Days Re Revisited 中的舊錄音 翻唱的團體包括Queen Black Sabbath The Misfits 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 Bob Seger Mercyful Fate Thin Lizzy Lynyrd Skynyrd Killing Joke Motohead 等等老團的作品 有些翻唱曲是英式重金屬的曲式 有些還會帶點死硬樂迷不太喜歡的R B味 但都是經過 Metallica重新詮釋的 Garage Inc 的錄製工作 是在九月底北美巡迴演結束後就立即開始進行 灌製翻唱專輯對Metallica來說是反向操作 他們才剛從thrash metal跨進grunge 新專輯卻又重回老派重金屬的格調 貝斯手 節奏吉他手兼主唱 James Hetfield曾提到 這張專輯會作得很酷 很粗糙 我們不想玩成光光鮮鮮的樣子 為了促銷新專輯Metallica在11月19日至24日之間 在美國又開了四場演唱會 門票很快就一掃而空 樂迷對這張專輯的熱切可見一斑 另外還有消息指出 Garage Inc 會有兩種版本 普級版 clean version 和限制級版 explicit version 兩種版本的差別會在哪 且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相關文章 關於 MIT 這篇老文重貼 舊文重貼 M I T Metal in Taiwan 兼談台灣搖滾論述的發展 從瀚江寫起的台灣重金屬簡史 來談黑金屬 回首刺客話當年 袁聖韋訪談錄 再見 萬國廣場 即將參加的Kiss 2004 並憶起大樹下 2004年跨年舞會 現場 重金屬 溫哥華 由 jeph 發表於 1998 09 8 07 10 AM 引用 1 引用 愛咪囈語隨便記 於 從Metallica到Coldplay的時光 引用本文 文摘 已經十多年沒有如此長程的旅行了 我在沒什麼特別規劃的情況下恍然發現 一個月不是兩星期 也不是十天 之前一直沒意會過來 也無從想像 旅行超過兩星期 心情和所謂的 觀光旅遊 引用時間 2005 07 1 往日雲煙 2005 年 Vivienne Westwood大鬧性手槍演唱會 2003 年 神奇的傑克 迴響 Two notes 1 James Hetfield is leading vocals instead of bassist 2 The bassist was Jason Newsted but is Robert Trujillo now Posted by 路人丁 發表於 2005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music/metallica_ec.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jeph: 音謀筆記: 傑克的故事(三)
    進入類似打坐的精神狀態 他眼睛瞄到鬧鐘時 突然發現鐘面慢慢擴大 圍到他身邊 像科幻電影一樣進入時光墜道 先是星星飛過 再來是一群群建築物 然後建築物的型式越來越老舊 傑克嚇了一跳 回神過來 一切又回復原狀 傑克說 他可以再度進入那種狀態 但是他不喜歡這種感覺 所以沒有繼續開發那樣的能力 傑克擁有的能力比他自己以為的還多 他認為那是他不應該有的能力 菲律賓的修女曾提醒他 他得到瑪俐亞所賜的禮物同時 魔鬼也賜予他禮物 這是一起來的 什麼叫 魔鬼的禮物 說來有點危言聳聽 傑克還有詛咒的能力 傑克本來是脾氣不太好的人 在他剛剛有奇異能力那陣子 有一次在路上被別人粗魯超車 他習慣比個中指 罵聲幹 去撞山啦 你炸掉算了 等等 結果對方的車就在他眼前爆胎 撞到路邊 是湊巧嗎 傑克說這類事情他碰過三四次 太太也坐旁邊目睹經過 嚇得她勸傑克不要隨便動念咒人 傑克之後就開始壓抑有點暴燥的脾氣 另一方面 他也覺得自己的一舉一動 上帝都看在眼裡 壓力很大 有這類能力不是好事 有些事 知道的少一點 活得比較快樂 他說 聽他講起來 傑克似乎隨時都在注意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在上帝這邊 還是魔鬼那邊 例如探人心事和預言未來 傑克說 並不是別人的任何心事他都看到 彷彿每個人都有一堵無形的內心圍牆可以阻止他探入 你願意讓我看到 我才看得到 你要是不讓我看 我也看不到 當對方感覺到他的善意 才會開放多一點事情讓他看到 當他說出別人的心事或未來時 像是用大腦以外的語言機制說出來的 那和一般的會話言說不同 一般談話多是在大腦裡轉過才說出來 而談對方心事或未來時 他講出來的話像是突然就丟出來的 連他自己都無法預料會說出什麼 他舉了例子 像他第一次看了我老婆 脫口而出 你父親很早就過世了 正常情形下 他不會這麼講話 如果人家的父親還健在 說這種話不是很冒犯嗎 不過我岳父的確是在我老婆還沒長記憶時就過世了 在預言方面 他沒有意願開發預言的能力 一方面是他對預言的準確度沒什麼信心 另一方面 他認為那不是上帝要他做的事 傑克補充說 他看到的未來是一種當下狀態會發展出的未來 要是你做了重大的人生決定 例如換工作 改變生活 他看到未來就會不同 他若說出預言 多半是為了對方好 我問傑克 你如何知道怎麼樣才是對別人好呢 如果他誤入歧途是一種人生該有的體驗或試煉 那麼讓他回到傑克認為的正途 不是剝奪了他經驗這一段的機會 傑克回答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做的是對還是錯 他只希望能給人迎向未來的信心 擁有健康的身體 快快樂樂的 家人都幸福 相關文章 再來聊聊傑克 轉貼 傑克傳奇 傑克曾是軍火教父 傑克受洗 updated 幾點補充 傑克的疑惑與解決 傑克的問與答 傑克美國行 傑克 人物 由 jeph 發表於 2003 09 16 05 30 AM 引用 0 引用 往日雲煙 2004 年 舊文 台北搖滾樂團簡史 迴響 好神奇阿 看了我眼睛睜好大 Posted by 米莉 發表於 2003 09 16 09 49 AM 等你們回來後 看看一本書 會很有趣 大破譯 科學破解輪迴 死亡 飛碟 易經 佛經之謎 作者 楊憲東 成大航太研究所教授 以相對論和量子力學 以及科學未來可能的進展 來看輪迴和佛教的世界觀 很多敘述把前人的經驗 例如傑克的故事 都串了起來 用科學的語言來談論的話 一點都不玄了 對我很有啟發 你們有直接接觸的經驗 應該會有更多感觸 期待你們快快回來唷 Posted by jessypub 發表於 2003 09 21 07 39 AM 果然是神奇的傑克 除了神奇還是神奇 很像台灣有線電視最後幾台會放的節目內容 Posted by ivanlee 發表於 2003 09 29 12 37 PM 昨天我買了大破譯 才上這個網站看看 實在太佩服楊憲東博士 我在 佛網 的讀書討論區中有放一篇 知道提婆達多是誰嗎 其中有提到時間的回應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gossip/post_97.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jeph: 音謀筆記: 改變台灣唱片行生態的Tower Records
    若你想進唱片行打工 下面是Tower的筆試考古題 試試身手吧 國語東洋部 請對連應藝人及專輯 A 槙原敬之 B 郭富城 C 陳慧琳 D 任賢齊 E 許如芸 F 陳明章 G 宇多田 H 張學友 I Beyond J 李心潔 K 古巨基 L 鄭秀文 M SESN N 王力宏 O 鈴木亞美 P 民雄 Q 何嘉文 S Luna Sea T 黃耀明 U 陳雷 V 蘇永康 W 李翊君 X 利綺 不可能錯過妳 人間愛 你那麼愛她 SA 路邊攤 愛太遠 有個人 我那變好額 聽聞 跟著月亮走 遊園驚夢 Shine 情不自禁 自由 素直 科學小飛俠 下世紀再嬉戲 1 First Love 傷心太平洋 我不信 真愛無敵 不想獨自快樂 I m Your Girl 勿愛問阮的名 爵士部 配合題 可複選 A Kind of Blue B Piano C Saxphone tenor soprano D Giant Step E Trumpt F Saxphone alto G Drum Charlie Parker Cecil Taylor John Coltrane Dizzy Gillespie Miles Davis Max Roach 西洋流行部 請對應藝人及單曲 A The Verve B Led Zeppelin C The Beatles D Green Day E Smashing Pumpkins F The Who G Aerosmith H Nick Cave the Bad Seeds I Leann Rimes J Daft Punk K Frankie Valli the Four Seasons L The Eagles M Sinead O connor N All Saints O Stevie Wonder P John Lee Hooker Q Doors R Take That S Massive Attack T WAR U Beastie Boys V Neil Young W Air Supply X Duran Duran My Generation Boom Boom All Out of Love Red Right Hand Never Ever Hotel California Low Rider Bitter Sweet Symphony Can t Take My Eyes off You Stairway to Heaven Basket Case Dude Looks Like A Lady Yesterday Supersition Back for Good Needle The Damage Done How Do I Live Light My Fire Intergalactic Save a Prayer Unfinished Sympathy Da Funk Nothing Compares to You Today 回 秘密基地 目錄 相關文章 DIY CD大閱兵 從瀚江寫起的台灣重金屬簡史 水晶唱片的新音樂之路 網路購物會害唱片行店員失業嗎 台灣的CD側標景觀 突破eMusic的下載地域限制 eMusic增加新廠牌 eMusic使用建議 90年代 買唱片 台北音樂場景 由 jeph 發表於 2000 05 5 04 36 PM 引用 0 引用 往日雲煙 2010 年 音謀論 Podcast 第九輯 Databass訪談 2008 年 親切的金子與討厭的松子 燕子歸來尋舊巢

    Original URL path: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90_taipei_scene/eccecctower_rec.php (2016-04-23)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